>> 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文化 > 大家谈

李培根:构建创新人才培养体系之我见



作者:李培根 发布时间:2011-12-16 点击率:1125 编辑:操佳林

    要把中国建设成创新型国家,首先要从创新人才培养做起。从国家的角度言,创新人才培养肯定不只涉及到一个环节,而应该是一个体系。政府、教育机构等在构建创新人才培养体系方面的作用是什么?需要什么?对这类问题,恐怕是见仁见智。本文不拟从高等教育的具体环节去谈创新人才培养,仅从宏观的角度谈谈目前我国创新人才培养体系建设的主要需求。

    一、需要多层次的创新人才体系

    要构建创新人才培养体系,首先要明白创新人才体系是什么。

    创新是一个金字塔,知识发现是金字塔的塔尖,塔尖下面还有应用发明、技术创新、集成创新等。目前在我国,人们更容易关注我们在前沿技术和科学方面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因而也就更注重顶层创新人才的培养。其实,我们在创新方面的差距远不仅在知识发现、原始创新层面,就是在创新金字塔的基础方面,如技术创新、技术集成,甚至一般的工程能力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也有很大的差距。一个工业化国家一定要有大批的技术创新人才,如从事一般工艺与装备设计创新的工程师甚至技术员。构建创新金字塔的基础,工程师队伍是主力军。工程师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创新队伍中都是一支十分重要的队伍,这支队伍的优劣,从根本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而对于发展中国家,无论从需求数量还是社会发展进程的阶段而言,中底层的创新人才的需求都是非常紧迫的。对一个国家而言,没有底层创新的基础,她的整体创新能力是不可能达到塔尖的,忽略底层创新的基础,欲跨越至塔尖,似乎不大可能。

    创新人才培养并非只能是研究型大学所为,一般的大专院校,甚至中专技校都有可能培养出创新型人才。吉林一汽的技校毕业的王洪军不断在实践中学习总结,在轿车修复方面作出了一系列的创新,他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07年他还荣获中国青年科技奖。他的工作甚至引起了外国专家的注意。一个技校毕业生,可以获得如此重要的技术创新,充分说明了从普通技术人员到科学家均有可能取得创新性的成果,而且不同层次的学校都有可能培养出创新型人才。换句话说,作为创新人才培养的关键体系——教育体系,应该赋予各种层次的学校以创新人才培养的任务。从技校、中专,到研究型大学,都应该有培养创新人才的各自不同的定位。从国家的层面讲,不同层次的学校应该形成一个多层次的创新人才培养者的金字塔。

    值得注意的是,创新不只是限于自然科学与技术领域。创新人才体系应该包括除此之外的其它领域。其它领域(如社会科学)的创新氛围肯定会对自然科学与技术领域的创新带来好的影响。一个真正的创新型社会或国家,一定是创新的氛围在各个领域蔚然成风。因此,创新人才体系自然应该包含除自然科学和技术领域之外的创新人才。
二、需要良好的创新人才生存环境与氛围

    欲培养大量的创新人才,首先需要一个有利于创新人才生存的软环境。不妨简单分析一下我国目前科技人员生存环境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毋庸置疑,在我国学术界或科技界,存在某种官本位现象。

    表现之一,一些有才华的青年科技人员希望当领导。本来,少数年轻有为的科技人员当领导是好事,但是过多的青年科技工作者欲当官,就不能说是一个正常现象了。这说明目前科技工作者的生存环境存在某种问题。那就是,当领导一定比潜心做学问更有好处。

    表现之二,学术或科技单位的很多领导更热衷于谋学术,而且是利用手中掌握的更多资源。这大概也是一些人所能看到的当领导的好处所在。

    表现一和二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不管怎么讲,过多的优秀青年科技工作者谋求当领导,对于创新人才的成长和培养绝对是弊大于利。

    当前,我国学术界存在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即学术带头人要把很多时间花在非学术活动上,甚至是花在某些庸俗的活动中。其症结当然是源于某些不良风气,甚至是被某些人称之为非典型腐败。这种现象带来的直接后果无非两种情况:一是浪费了很多优秀科技工作者的精力,使他们难以做出大的创新成果;二是对于某些不善于公共关系但有创新能力的学者,他们甚至难以获得本来应该得到的课题,自然也难以取得本来应该取得的创新成果。这两种情况实际上都制约着创新人才的培养。

    最近这些年,我国科技人员的收入状况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善。很多单位为了稳定科技人才队伍、提高他们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的积极性,采取了很多激励措施。尽管办法可能千差万别,但有一点是较为普遍的,即把收入同研究人员争取的课题经费联系起来。这对于调动科研人员争取项目的积极性的确有巨大的作用。然而许多有识之士已经发现,这种措施对于科技创新的作用似乎很有限。科研项目数和经费数额大幅度增加,而创新的成果增加却不明显。究其原因,无非是此种政策直接导致科研人员片面追求研究数量而非质量。很少的科研人员主要凭兴趣进行科研活动,多数恐怕藉利益驱动。一个很容易见到的现象是很多科研带头人,频繁写课题建议书、申请书,还要拉关系。争取到课题后,又频于应付检查、验收等。如此这般,又有多少时间真正自己潜心做研究,又如何能出创新性的成果?因此,收入与课题费挂钩严重制约了科技人员的创新活动。

    那么,简单地取消科研人员的这一部分收入是否可行呢?答案是否定的。这是因为目前科研人员的收入并不是太高了。总体上讲,是合适的。既然如此,就不能简单地取消,而是应该从总体上把相当于这部分的收入固化到薪酬中。

    前面阐述的三种现象说明目前科研人员,尤其是创新人才的生存环境存在问题。要改变这种环境与氛围仅靠科研单位的治理是远远不够的,尤其需要政府出面,进行系统治理。从构建创新人才培养体系的角度而言,改善创新人才的生存环境和氛围也是当务之急。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启明学院 邮编:430074 电话:027-87558300 027-87793421 传真:027-8779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