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文化 > 大家谈

李培根:论教育改革之魂



作者:李培根 发布时间:2011-12-16 点击率:1697 编辑:操佳林

教育改革早已成为高等学校的一项基本任务,最近三十年以来在中国高等学校似乎从来未间断过。应该承认教育改革的活动在中国高等教育中的巨大作用,它基本上适应了世纪之交的中国社会人才需求,为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培养了大批人才。在中华崛起的新时期,高等教育显然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我们是否有必要检视一下,前些年的教育改革是否存在缺憾?笔者认为,最大的缺憾恐怕是教育改革之灵魂的缺失。下文即讨论,教育改革的灵魂应该是什么?又应该体现在何处?

    一.魂之何谓—人本

    可以简单地回顾一下最近三十年来的教育改革。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教育迎来了发展的勃勃生机。文化革命中大学弱化基础所带来的弊病和苦果,很快为人们所共识。另一方面,随着留学的开放,人们得以认识到西方国家高等教育专业口径宽的现象。于是乎,在中国高校,尤其是重点大学,很快掀起“强基础、宽口径”的热潮。这对于曾饱受摧残的中国高等教育机体的康复乃至健康成长起了巨大作用。随着中外教育交流越来越多,教育界普遍认识到中西方学生在解决实际问题以及创新能力方面的差距。再加上中国社会的快速发展,中国希望成为创新型国家,使高教界意识到创新能力培养的重要性。从九十年代至今,大学在创新能力培养方面进行了诸多探索。很多做法本身就是创新。

    但另一方面,当仔细审视教育改革巨大成就时,我们还是不难发现成就背后的缺憾。教改的具体工作包括:增加和强化基础课程的内容,拓宽专业的口径,减少或归并专业课的某些内容,加强实践环节,如此等等。如果有人问,这些改革的灵魂是什么或者在哪里,恐怕很难回答。原因很简单,因为内容的增删和形式的改变,都不是教育灵魂深处的变革。这就是最大的缺憾,尽管缺憾无损于改革成就的光辉。

    如果说以前的教育改革缺憾的存在有其合理性的话,那么今后教育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就需要我们对此有足够清醒的认识。是否可以说,今后的高等教育需要避免失去灵魂的改革?

    其实,想一想古之教育,其魂隐约可现。孔子的“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苏格拉底的“美德即知识”及“苏格拉底方法”,都表现出他们对“人”的关注。近代教育家杜威主张教育即生活,马斯洛等的人本主义教育观等[1],都试图从“人”的深度去探讨教育问题。

    至此,不妨对教育改革进行追问,魂之何谓?答曰:“人本”。

    之所以言人本,乃在于教育的对象是学生,学校理所当然应以学生为本;之所以言人本,还在于学生本身应有人本意识,教育如何使学生具备强烈的人本观念。

    二.人本之为手段—改革当以学生为本

    当下,很多学校都宣称以学生为本。通常,人们理解的“以学生为本”主要是维护学生的切身利益,关心学生的生活、学习等。实际上,真正的“以学生为本”应该贯穿在学校方方面面的活动中。教育改革当然是学校极重要的活动,理应体现以学生为本。那么,教育改革中“以学生为本”最主要的体现应该是什么?

    回答此问题之前,有必要弄清楚,最能体现好的教育的特征是什么?很多学校和教师花费很大精力去建立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教改中教师很大的工作量在于建立课程体系和增删课程内容。这些工作当然都有意义,但好的教育绝不只是体现在这些方面。其实,先哲们早已认识到教育的真谛并非知识的灌输。苏格拉底并不直截了当地告诉学生知识,而是通过讨论问答甚至辩论方式来揭露学生认识中的矛盾,逐步引导他们自己最后得出正确答案。这就是所谓“苏格拉底方法”的精髓。孔子之“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礼记》中言“大学之法,禁于未发之谓预,当其可之谓时,不凌节而施之为孙,相观而善之谓摩。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 皆不以灌输知识为教育之要。

    由是观之,最重要的“以学生为本”当是启迪学生的心灵,挖掘学生的潜能。

    反观我们的高等教育及其改革,都是以教师为中心的。因为教与学的内容、方法等均为教师所主导,学生在教与学的过程中始终处于被动地位。真正好的教育应该是“以学生为中心”的。以“人本”作为教育改革的灵魂,就是至少要把相当部分的活动,从“以教师为中心”转化成“以学生为中心”。

    启迪心灵和挖掘潜能的直接结果将是学生对自己的不断超越。超越既体现在心灵和德行的超越,也表现在知识的融会贯通和感悟;既体现在学习中的主动思考,也表现在主动实践。而时下人们极为关注的“创新”也就自然在其中了。

    以“人本”作为其灵魂的教育改革,首先是把“人本”作为手段,“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学会不断超越自身。

    三.人本之为目标—培养学生的人本观念

    把“人本”作为教育改革的灵魂,更重要的是把“人本”作为学生成才的目标,即让学生具有深厚的人本观念。未来社会的文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众的人本意识。因此,培养学生的人本观念应该成为教育改革的重要任务。我们不仅要使学生懂得关于人本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形成人本的自觉意识。

    人本是人类社会和谐的根本。人本的含义很深,人是宇宙万物之灵。国家的治理,社会的和谐都需要“以人为本”。各种事务、管理、乃至设施等尽皆需要。几千年前的孟子就具有民本思想,其民贵君轻的观念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闪光之处。另外,人与自然的和谐是人本的重要体现。中国古代即讲究天人合一,其本质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老子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礼记》中言,“故作大事,必顺天时,为朝夕必放于日月。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等等。这些都是中华文化对世界文明的极大贡献。但从近代到当代对物质文明的不断追求中,人们逐渐淡忘了祖宗的古训。值得庆幸的是,当今世界有识之士都意识到,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需要人与自然的和谐。

    人本观念是美德的重要体现。苏格拉底的教育观中强调“美德即知识”。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人,而人之为人,德行第一。而一个人德行的最基本的要素恐怕是其心中不能仅有自己,而且要有“人”。孔孟之道的仁和义其实也有人本的含义。

    人对自然要有敬畏感。当今为了局部人群的利益,为人类的短期利益,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和攫取都是不道德的。因此,关于人类与自然的和谐,每一个个体的人都应该有一份责任。作为社会知识分子的大学生更应该有这种自觉的意识。在保护环境、减少资源消耗方面,大学应该把这一点作为学生的道德目标之一。具体如何做?正是高等教育改革之任务。

    关心社会弱势、贫穷群体,是社会和谐的基本标志。这一点自然应该成为未来知识分子的道德目标之一。同样,高等教育改革的任务也包括如何使大学生具备此种自觉意识。

    人本观念还会影响学生的创新价值。现在大学都非常重视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不要以为,创新能力只是纯粹科学或技术性的问题。人本意识其实会极大影响研究选题的意义以及创新的价值。

    不容否认的是,今后世界上可能存在违背科学伦理的研究企图,此类研究所带来的危害可能是今天的人们还很难意识到的。人本意识的缺乏甚至会导致某种邪恶的研究目的。这是知识界、教育界应该力图避免的。

    人本意识的强弱直接关系到研究选题的意义及创新价值。一个具有强烈人本意识的科技工作者,一定会更加关注人类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在此基础上所能获得的创新成果一定具有更大的意义。笔者曾提出要加强大学生宏思维能力的培养[2],其中很重要的是培养学生关注人类重大问题的意识,其实也是人本意识的培养。

    总而言之,要把学生人本意识的培养,作为高等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要让学生明白,具备人本的自觉意识,既是社会发展的需要,也是他们自身发展的需要。

    四.魂之安在

    如何进行教育改革,方能使其体现人本之魂。或者说,人本之魂安在?

    全方位

    前述“人本之为手段”和“人本之为目标”其实已从一个侧面表明,人本应该体现在教育改革的全方位。真正把人本作为教育改革之魂,就是不仅在目标上,而且也在手段上,都要体现人本的观念。

    把人本作为手段,就要尽量调动学生的潜能,避免“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活动。“以学生为中心”绝不是对学生的放任,它实际上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师需要琢磨如何启迪、如何诱导。更困难的是,教师必须面对学生个性化思考和主观能动性发挥的结果。这种结果首先表现在工作量的增加,其次也是对教师水平的挑战。如一个课程作业,传统的做法是教师规定了课题的具体对象,方法都教给学生。若“以学生为中心”则不然。教师只需要规定抽象的主题,学生可以尽情发挥。学生的想像是五花八门的,在此过程中学生向教师的请教,不仅增加了教师的工作量,对教师的知识面可能也是很大的挑战。

    把人本作为学生成才的目标之一,绝不是简单地增加或灌输一些“以人为本”的知识。经验告诉我们,知识的灌输乃至说教通常不会有好的效果。灵魂是无形的,教育改革更重要的任务是如何把无形的灵魂融入到日常有形的教学活动中。过去的教育改革均未触及到这一点,这恰恰是教师和教育管理者们在新一轮的教育改革中需要思考的。

    人本思想应体现在学校各方面的教育活动中。课外环节也应该纳入到“以人为本”的教育改革的总体考虑中。中国的大学虽然非常重视学生管理,学校里都设有专门的学生管理部门,但是学生部门的管理和教务部门的教学管理是脱节的,鲜有统一和总体的考虑。

    全方位也意味着从不同的角度培养学生的人本思想。

    培养大学生的人本思想,需要从哲学的高度。如从生存论的角度,从对人的存在的思考等等[3][4]。尽管本文对此未作讨论,但应该是未来知识分子需要认识的。真正从哲学的角度认识和思考,才能使大学生对此有更高境界的理解。

    培养学生的人本思想,也要在社会学的范畴。要使学生理解,人本思想关乎社会治理、人类文明、社会和谐发展等社会重大问题。

    培养学生的人本观念,还要从基本的道德要求出发。较强的人本观念应该成为大学生的基本道德素养。对“人”及其各种权利的尊重,应该成为大学生的自觉意识。而基于人本思想的人与自然环境和谐的意识更应该成为未来知识分子的普遍价值观。

    胡锦涛在谈到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工作时,强调“要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这应该成为高等教育改革的重要精神。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需要学生从人与社会的关系中、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去把握人本。

    全过程

    人本思想应体现在教育的全过程。不能只是停留在一年级集中对学生开相关课程,也不能仅仅局限在课堂。人文和德育课程的课堂教学自不待言,即使其它的课程教学中也完全可以融人本思想于其中。

    学生的实践环节中更需要融入人本思想,因为真正的效果需要实践中的潜移默化。在和课程或专业技术紧密结合的实践环节中,要有意识地引导学生把自己的专业技术知识和社会中的一些民生或民本问题结合起来。比尔.盖茨主张大学生应该关注人类社会的重大问题。作为资助大学生科技创新活动的“微软创新杯”就起到了很好的引导作用。近几年的主题都是一些和“人”有关的大问题,如07年是“为所有人的更好的教育”,08年是关于环境问题。他们的做法的确值得我们借鉴。最近一二十年来,国外有些大学推行“服务学习”的理念。他们让学生有更多机会接触社会,在接触社会的过程中增强学生服务社会的意识。

    一些看起来纯粹是技术性的问题,实际上却因为存在不同的社会需求而希望有不同的技术处理。如关于医疗保健,富裕人群和贫穷人群的需求显然不一样,是否应该设计某些便利于贫穷人群的医疗保健设备呢?又如,关于教育,社会是否应该为残障者(如盲人、聋哑人、弱智人等)提供更好的教育手段?类似于这些问题,不管是课堂教学,还是教学实践环节,乃至社会实践,都可以引导学生去思考,并和自己的专业结合起来。

    教育者

    人本之魂最重要的体现应该在人身上。不言而喻,人本之魂要反映在学生身上。但是,从教育改革的角度,人本之魂首先要体现在教育者身上。

    首先是教育管理者要有人本思想。管理者的人本思想体现何在?除了前述的“以学生为本”的观念之外,管理者同时应该具备“以教师为本”的思想。现实中,教育管理者不自觉地陷入功利的、短期的价值判断,甚至把教师作为实现某种短期绩效的工具。即使在一些重点的研究型大学,某些教育管理者灵魂深处对教学的忽视、对教师人文关怀的欠缺的确是存在的。要做好教育改革,恐怕首先是管理者灵魂深处要把培养人作为学校的第一要务。其次,管理者要思考学校应该制定什么样的政策、形成什么样的氛围,使得教师能够真正“以学生为本”。

    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言,“教师是知识种子的传播者,文明之树的培育者,人类灵魂的设计者。”既如此,作为教育者的教师首先需要自己灵魂的升华。尽管我们提倡“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但要实现这一点,却需要人本思想在教师身上有更好的体现。于教师而言,在教育过程中真正做到“以学生为中心”,却需要真正超越自己。在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中,教师未必真正读懂了学生。其实,真正读懂学生就是对自己的超越。此外,前面提到,越是发挥学生的潜能,对教师的知识素养的要求也就越高。因此,教师也需要不断拓宽自己的知识面,不断超越自己的知识范围和深度。另外,也是更高境界的,就是对学生的人文关怀。为了培养学生的人本思想,教师需要通过言传身教,对学生不断潜移默化,这就需要教师本身应该具备更高的人文情怀。做到这一点当然是很不易的,教育改革中应该引导教师朝此方向不断努力。

    五.结语

    教育改革不能仅停留在课程内容的增删、学时的增减、实践环节的修补等,否则就可能是失去灵魂的教育改革。应该把“人本”作为教育改革的灵魂。其要点是,整个教育过程应该“以学生为本”,而最大的“以学生为本”则是挖掘学生的潜能;同时要把培养学生的人本思想放在重要位置。作为教育改革之魂的人本思想应该体现在教育改革的全方位、全过程,更要体现在教育者身上。对于教育管理者和教师而言,真正做到把“人本”作为教育改革之魂,实在是对自身灵魂和全面素养的超越。

参考文献:
【1】 马斯洛,人性能达的境界,林方译,云南人民出版社,1987。
【2】 李培根,谈专业教育中的宏思维能力培养,中国高等教育,2009年第1期
【3】 高伟,生存论教育哲学,教育科学出版社,北京,2006.
【4】 石中英,教育哲学导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北京,2004。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启明学院 邮编:430074 电话:027-87558300 027-87793421 传真:027-8779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