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文化 > 大家谈

杨卫泽:我们还缺乏斯坦福式的创业型大学



作者:杨卫泽 发布时间:2012-04-24 点击率:1945 编辑:李天雄

     ■如何促进科技创业?美国高技术经济模式的形成和发展表明,高校科研院所的转型至关重要。
     ■加速科研成果转化,不仅需要地方政府配套完善的政策,也需要高校加速向创业型大学转型。
     我想先通过三个小故事来切入主题,这三个故事都与数字“2”有关。
     第一个故事:“20多岁”的年龄阶段。
     最新统计显示,很多世界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创始人的创业年龄都是20多岁。比如,最近即将上市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创业时仅仅19岁,苹果公司的乔布斯是21岁,微软的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分别是20和22岁,Google的两位创始人是25岁,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稍大一些,他是26岁创业。所以,硅谷的风险投资界流传这样一句话——别给超过30岁的人投钱。研究表明,20多岁是创业的最佳时期,这个时期的年轻人,精力充沛,有朝气、有活力、有闯劲,是最能适应新经济发展,接受新文化熏陶的人,也是最具创业激情的时候。斯坦福大学管理风险投资和创业项目的主管蒂娜·齐莉格教授有一本关于职场之路的畅销书,书名就叫做《真希望我20几岁就知道的事》,讲述了创意决定人生,突破规则才能在千万人中脱颖而出的道理与故事,也深刻揭示出:把握未来必须抓住现在,二十几岁是一个稍纵即逝必须紧紧抓住的黄金年龄段。
     第二个故事:“2年”的时间跨度。
     斯坦福大学有个老师,发明了一种虚拟服务器技术,他感到商机很大,于是就利用业余时间,带着技术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他在学校完成规定的授课任务以后,就去经营企业。由于企业初创,事务繁杂。过了一段时间,他终于忙不过来,无法兼顾了,于是就向斯坦福大学打报告申请辞职。结果,校方怎么答复他?“2年!”斯坦福说,学校给你保留2年教职,两年内随时可以再回到学校干老本行。故事最后的结果是:2年后,这个老师创业成功,而且企业进入稳定发展期。他于是又回到斯坦福大学继续做老师。不过他所教授的课程中,多了一门创业辅导课。这种为自主创业的老师保留教职的做法,解除了很多老师的后顾之忧,大大推动了斯坦福的科技成果转化,也成就了斯坦福和硅谷今天的地位。
     第三个故事:“2%”的数字比例。
     20多年前,很多高校还在禁止在校教师使用职务发明的时候,斯坦福大学就率先鼓励本校师生,积极转化职务发明,去搞科技创业,学校仅收取极少比例的公司股权,作为专利转移的费用。这个比例是多少呢?大约2%!那么,斯坦福大学吃亏了吗?没有!这二十多年来,斯坦福总计转让了多达2000多项技术专利,为硅谷高科技企业提供了50%以上的高科技产品,很多企业成长壮大为世界级公司。例如,谷歌的关键技术就是在斯坦福开发的,斯坦福拥有技术所有权。1999年,斯坦福在对谷歌进行技术转移时,仅收取了很少比例的股份。2005年谷歌上市,斯坦福大学不到2%的股份市值已超过3亿美元。事实上,斯坦福大学以这种持股方式赚的钱,还远远不如特有学校文化激励下创业成功的校友捐赠给学校的多。
     这三个故事给我们以深刻启示,那就是在一个地区的发展中,大学的作用非常重要,大学的作为非常重要。没有斯坦福大学的技术支撑,没有一批“20多岁”的创业年轻人支撑,没有“2年”和“2%”这样的创新制度支撑,硅谷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至少不会像今天这样长久占据全球创新中心的位置。南京有众多的大学,南京有众多大学教师和学生,南京有众多掌握在大学师生手中可以实现商业价值的创新成果,从这几个故事,我们深切感受到,南京的发展迫切呼唤斯坦福式的大学。
     城市和大学是人类文明的两个重要标志,城市发展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也已存在近千年。作为知识传播的先锋、人才培养的基地、科技创业的摇篮、先进文化的源泉,大学始终是城市的核心要素、高端组成、文化标志,城市则是大学的物质载体、活水源头、成长家园,城市孕育了大学,大学滋养了城市,城市与大学水乳交融、相得益彰。
     科技创业的兴盛离不开大学发展的转型。为什么得出这样一个判断?这是由高新技术生成与转化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通常来讲,科教与人才资源转化为社会财富或现实生产力的过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0到1的阶段,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原来没有,要通过科研投入把它研发出来,形成科研成果。第二个阶段是从1到N的阶段:也就是继续加大投入,把已有的科研成果通过企业的形式,转化为一定数量的有价值的产品或服务。第三个阶段是从N到无穷大的阶段:就是进一步增加投入,使提供科技产品或服务的企业,实现规模化、高端化发展,成为一个进入良性发展轨道的成熟企业,这样才能为社会创造更多元的价值,才为企业创造更丰厚的利润。也就是说,我们只有走完这前后衔接的三个阶段,才能真正实现科技和人才资源向社会财富或现实生产力的持续转化。现实发展中,我们的高校比较重视的是第一阶段工作,城市比较重视的是第三阶段工作。恰恰是第二阶段,就是把一项科研成果转化为可以创造社会财富的企业和产业的环节最为薄弱。这第二阶段的活动,就是创业的活动,从科技角度说,就是科技创业,其实质就是研发的商业化。
     如何促进科技创业?美国高技术经济模式的形成和发展表明,高校科研院所的转型至关重要。因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高技术领域有一个重大特征,就是大家的关注焦点由R&D(Research & Development,研发)大规模转向R&BD(Research & Business Development,研发及其成果的商业化),伴随着这种转化,很多高校开始由研究型大学向创业型大学转型,最典型、最成功的例子就是斯坦福大学。在这方面,美国一个著名的教育学家,叫伯顿·克拉克的教授,专门写了一本书,叫做《建设创业型大学》,目的就是要指导大学发展的转型,推动科技创业的兴盛。
     从这一视角看南京,我们会发现,南京虽然科教人才资源丰富,但是科技成果转化不够,科技创业能力不强,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缺乏斯坦福式的创业型大学。当前,大量科研成果没有实现有效转化,大多数科研人员没有走向创业。这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不仅需要地方政府配套完善的政策,也需要我们高校加速向创业型大学转型。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2012年3月19日高教周刊
      (作者为江苏省南京市委书记。本文为作者今年2月22日在南京工业大学的演讲摘登。)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启明学院 邮编:430074 电话:027-87558300 027-87793421 传真:027-8779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