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风采展示 > 启明之星

学术论文之星-李想



作者:操佳林 发布时间:2012-06-01 点击率:2211 编辑:操佳林

【学术论文之星】
李想:不刻意追求也绝不轻言放弃
“一堆人要把一堆东西从这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人不想干了,我们就需要知道是哪些人不想干,为什么不想干,他们想去干什么?把这些‘人’换成基因、蛋白、细胞……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的。”启明学院首届首届启明之星——学术论文之星李想这样解释自己的科研工作。
    李想认为,不同的人做科研的方式不同,她喜欢用一种快乐的态度走进这个自己从小就喜欢的“生物”研究的世界。
上了贼船就别想下去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喜欢生物的李想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坚定地选择了生物技术专业。也正是源于她对“生物”的这份爱,她在大一下学期就走进实验室,开始每天与细胞、基因打交道。
    在大学,做科研、写论文成了李想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李想最开始是跟着生命科学学院的苏莉教授做“乳腺癌易感基因的关联研究”的课题,他们想利用生物统计和生物信息手段通过大规模数据筛查和分析,鉴定与乳腺癌关联的基因和多态位点。
    生物研究所用的很多试剂都是有毒的,研究者都要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做实验,避免直接接触有毒物质,比如琼脂糖凝胶电泳要用到的溴化乙锭,接触后会直接造成基因突变,长期接触就会有患肿瘤的危险。“我们这些人都是时刻准备基因突变的。”李想笑着说。
    一走进实验室,李想就做好准备要坚持她喜欢的生物研究,她称之为“上了贼船就别想下去”。“科研的最大魅力就在于时常会出现惊喜。”她说,在实验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而这种偶然的发现也许就是巨大发现的开始。“这样做工作,再累也值得。”
细胞做朋友
    “基因不听话,我们就要看看它为什么不听话,想做什么。”听李想讲生物实验,感觉像是在讲故事。在她眼中,基因、细胞、蛋白全都是鲜活的生命个体,都是自己的朋友,讲科研就像是讲一个自己和朋友在一起的故事。“做生物就像画一幅画,很有意思,没大家想象的那么枯燥。”李想说。
    做科研人常常被人们误解为高度近视、沉默、冷淡,李想她没有瓶底儿镜片的眼镜,没有低头不语,而是很愿意和别人交流,活泼中有点俏皮。课余生活中,她喜欢摄影和诗歌,心情不好时会听听音乐,在“人人”状态上自己写几句小诗发泄一下。
    有些做实验的人会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钻牛角尖儿,李想认为:“手顺的时候千万不能停下,但是不顺的时候就要给自己放个假。”
白羊座遇到狮子座
    “我是很典型的白羊座。”李想笑着说,白羊座天生就是奔跑者,慷慨、大方,爱冒险,有烦心事绝对不会放在心上,做事不拖泥带水。在她奔跑的过程中,她遇到了和她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的“狮子座”男生胡政。
    胡政是大李想一级的学长,也是带她一起做实验的师兄,已经被保送到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读研究生,两人通过科研相识并默契地配合。“在学习和生活中,我们总能很细心的了解到什么时候对方需要鼓励与帮助。”李想很幸福的笑着。
    李想还分享了自己的恋爱经验,她觉得女生应该懂得理解,在男朋友需要鼓励的时候给他们支持,在他们需要有人说说话的时候,能在他身边倾听。他们彼此鼓励,为两个人共同的梦想奋斗。
    李想也即将走进北京生命科学所硕博连读,她希望能和胡政携手并肩走好人生的每一段旅途。
想姐,越长大越孤单
    “超越”是李想很喜欢的一个词,她是一个很努力的女孩,凡事追求做到最好。在一次同学聚餐中,一个男生端起酒杯对着李想说:“想姐,我要敬你一杯。”在2007级的同学中,90后的李想是年龄的最小的,可在大家眼中,这个小女孩很厉害。
    “创新是一种习惯”李想告诉记者,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在文献中发现有价值的问题也是一种习惯,在实验中善于观察总结、发现新的思路也是一种习惯。对于创新素质的培养,李想提出了自己的疑虑,中国每年培养的研究生很多,可是有自己想法的却不多,“老板”让做什么就跟着做什么,却没能自己提出问题并努力地解决问题。
    在坚持做科研的路上,发现身边同行的人越来越少,李想也开始懂得科研的路上越长大越“孤单”,可是她还是坚持前行,不言放弃。
    拿在手上的各种奖项对李想来说都是“即逝”的,她觉得荣誉始终是别人给的,并不能代表什么,要珍惜但是不能看太重,最重要的是自己对自己的肯定。
    至于女生终究要摆脱“孤单”承担起家庭的责任,李想笑了笑,说:“起码还有十年的时间,我可以疯狂地做生物。”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启明学院 邮编:430074 电话:027-87558300 027-87793421 传真:027-87793423